|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阳谷坡里庄暴动回忆

阳谷坡里庄暴动回忆

关键词:阳谷坡里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阳谷在线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zhz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155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阳谷坡里庄暴动回忆


      申伸铭


      一、进占教堂


      九二七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日 下午,我从聊城骑毛驴子回家,走到郭店电北二里许道旁,忽然闪出一人,拦住我骑的驴头,一看是杨耕心(字一斋)同志。他悄悄地对我说:“昨天晚上坡里打响了,正等你,我们一同去吧!”这本是中共鲁西县委早决定了的,由聂子政、孙大安和我,还有郭庆、江宋占一等同志进入暴动起义部队工作。我俩先到梨园王筱湖同志家。王筱湖同志是党的得力联络员,他家已成了联络站。当晚,我和杨耕心、王筱湖二同志一-起进入教堂。我留在教堂工作,王、杨二同志因另有任务离开了教堂。


      我们进入教堂,韩建德等人,还有早已进入的聂子政等同志都来相见,亲热异常。我是第一次见到韩建德的,这人年约三十多岁,戴一平顶式的灰毡软帽,举动利落,谈话稳重。另一位首领王朝聚,浓眉大眼,身材魁伟,年约四十来岁,但常叫韩建德“二哥”。他说起话来干脆痛快,声若洪钟,不是“瓦肉英雄”,就是“梁山好汉”.参谋长程宗岳思路清晰,


且懂文字,他自己虽写不成文章,但善于出主意。另一个红枪会首曹万年,也有些名气。还见到韩的一位得力武士杨万奎
年纪二十三、四岁,圆腰大眼,两把匣枪,总不商身由聂子政同志提议把组织建立当晚,一些骨千分子聚拢来,由聂子政同志建议把组织建立起来。大家一致推举韩建德为司令,总领一切,特别是军事作成任务。王朝聚被排举为副同令,程宗岳为参谋长,聂子政同志负责政治(政治部主任),孙大安同志负责军事 (军事部主任),我负责宣传兼韩建德的机要秘书。


      我进入教堂后,工作很紧张,无暇多问进占教堂的详细情况,只知道大致情况是:旧历腊月二十二日晚上,韩集中好几十名弟兄,各人带着短枪,暗插在衣内。大家扮作四乡教民去教堂作析祷。当洋教士在台上宣布开始祈祷时,出其不意,韩等随众起立,几个壮汉突然抢上台去,亮出匣枪,先把洋教士绑了,宣布起义军占领教堂!教堂内外大小门口、出口早已派人把守除洋人外,普通百姓统统放出。接着搜查教堂,共捕有洋人男女(教士和修女)共七人,一一上绑,禁闭起来。之后搜查枪支弹药,原来估计有千余支枪,实际上只搜出几十支。我们进占教堂的计划成功了,吓坏了官府和土豪劣绅,轰动了鲁西北各县,远及省会济南及直隶(河北省)大名府。自前清以来历史上的许多“教案”,在北洋军阀政府的反动官僚们心目中余悸犹存,现在我们又占领了教堂,绑了洋人,他们便视为天大祸事,吓得惊惶失措。


   二、起义军的政治措施


党派我和聂子政、孙大安三人在坡里工作,首要的是肩负政治上的使命。孙大安同志是黄埔四期步兵科出身,使得一手好大枪,可惜到教堂三天就病倒了,不能不回家休养。聂子政同志,是黄埔四期政治科出身,我俩朝夕与共,计议各事。在军事作战方面由韩建德全面负责。我们了解,韩建德是愿意跟共产党走的,起义中,他的部下表现也好,这一点我们是放心的。问题是我们怎样贯彻党的政治主张,具体的讲要做些什么工作来扩大起义成果,推动这次起义向前发展。我们主要做了两件事。首先是发布告,阐明我们的政治主张。记得是叫作“告民众书”。我们用墨笔抄写了几十张,贴在四乡通行要道上,轰动了一时。反动的北洋官僚东临道尹陆春元,见到就下令撕掉。“告民众书”大致有以下几点: (1)在军阀与帝国主义互相勾结下,兵匪遍野,骚扰地方,民不聊生;(2)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挑词架讼,倚势欺人,苛捐杂税,重利盘利,贫苦人民不得活命;(3)兵匪骚扰,拉夫、抓丁、出大车、抬担架,大军过境,要粮、要钱,送水送饭,甚至霸占民房,侮辱妇女。号召贫苦大众,要一致奋起反抗,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帝国主义,打倒洋奴、卖国贼;(4)废除苛捐杂税、高租高息,减轻人民负担;(5)最后提到要建立民选的县政府,开放民权,使人民有真正的发言权、监督权等等。
  其次是在教堂开仓放粮。一则是号召广大群众跟我们闹革命,二则是表示我们决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土匪,用实际行动表明我们是要进行一场真正的革命,以便扩大我们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影响。农民是最讲实际的,我们这样做,他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教堂内外,四乡群众欢欣鼓舞,拍手叫好!反动官僚陆春元又惊又怕,认为这决不是什么土匪兵匪闹事,而是“赤党倡乱!”教堂内粮食很多,在北楼房子里堆得满满的,估计有几千或上万石。我们把粮食运到教堂外打谷场上,鸣锣招呼群众,前来领粮。头一天,前来领粮的群众不多,一天只放了几十石,第二天来的人多了,第三天人多得拥挤起来,场面很是热闹。为照应这事,我们派了四、五十人,另外还派一小队武装士兵在场外警戒;又由聂子政派出宣传员若干人,在放粮现场做口头宣讲。这时,热血青年报名参军的陆续不断。我们三天时间放了大约几百石粮食,还准备扩大。大家正在高兴的时候,到第五、六天头上,来的群众忽然减少,后竟至断绝。后来我们得知东临道尹陆春元听说放粮事大怒,赶紧调兵遣将,把东临道二十九县的军警团队都抽调来,开始攻打教堂,断绝了内外交通。教堂周围村庄被封锁起来,放粮不得不停止。于是,我们就和官军展开了二十多天的攻守之战。


      三、 边打边谈


      我们占领教堂后,儿天之内陆续进来千多人,绝大多数是杆子枪(土匪)。我们鸣锣打鼓,虚张声势,号称一万,外人也多不知底细。阳谷县知事张某,是个鸦片烟鬼,本来多病,因坡里义军起事,他遭到顶头上司陆春元的斥责,一时惊慌,上马不慎,拌死在地。陆春元频繁调军,又勒令各县民团助战,驻满了教堂四外村庄,把教堂团团围住,估计不下四、五千人,从春节后初四、五起,开始了对教堂的进攻。各县的民团,人数虽多,但战斗力不强。官方进攻教堂打前锋的是阳谷县的警察大队。一 -天傍晚,警察大队冲到教堂寨边,来势颇凶,可是教堂内义军突然出击,将敌拦腰截断,首尼夹攻,一战将故战败,该队大队长郭某被生擒。起义军首战告捷,大家热烈欢呼,其余的县队和民团闻风丧胆,更不敢靠近教堂了。


      官军首战失利,陆春元和地方上的绅士商议,企图以官禄作诱饵,找人游说讲和,提出所谓“收编”。当地有个著名的“青皮"(即地方混子,流氓头儿叫盛思本,这人能说会道,交游较广,认识一.些匪首,说票、架案什么都干。他自报奋勇,对官方说他和韩建德有旧,是好朋友,保能说他归降。一天上午,盛思本提着点心,果匣和几条上好香烟,直奔教堂要见韩建德。事也凑巧,韩建德正在寨外道口查岗,被盛思本看见,赶忙上前,亲热地向韩说:“兄弟!难得见,我来迟了。”接着手捧果匣和香烟,说:“小意思,先上个面’(黑话,赏脸的意思)吧!”韩建德为了洗刷匪名,最嫌恶人说匪语黑话。盛思本此来奉命谈收编,是韩意料到的,盛的黑话更触起他的怒火,连话也未答,就枪把盛打死在道旁。 能说会道的盛思本,就这样结束了体的使命。


      一计不成,陆春元等 又商议请位负有众望的人去讲和,公推阳谷县教育界前辈訾兰斋先生作为地方公众的总代表,率锁一些谈判代表往坡里教堂讲和。他携有官方的收编方案,但他个人的主要想法却是“只要不打仗就好”訾先生事先通知韩建德,说他前来说和。我们是他的学生,都知道訾兰斋是位好好先生,在地方上确有众望,是不能和盛思本一样对待的。訾兰斋来时,韩建德亲自率队欢迎,并荷枪实弹,以示成武。在形式上,尽量做到有礼貌些。我们认为,“收编”是谈不上的,可是借此公开我们的政治主张,扩大我们的政怕影响倒是个机会,


      谈什么, 怎样谈法?事先已与韩建德商议好,我们是不便出面的。訾兰斋到后,山韩建德接待,王朝聚作陪,杨万奎随侍在侧。在一张桌前大家落座,很象个样子。我从楼上窗前,望见訾等进教堂时,我们武装列队欢迎的情景,訾显得有些紧张。他们离开时,韩又列队欢送,訾兰青面带笑容,好象很满意,我就料到这戏演得还不错。什么“和淡”、收编”,全是些屁话会上差不多全是韩建德在讲话,他声达户外,大骂阳谷县的负官污重,土豪劣绅。王朝聚也加上些话。訾兰斋本来口吃,是不能多讲话的老实人,官方嘱托他的收编方案和价码这时也拿不出来了。可是群众的呼声和起义军的声势,却给訾等上了一课。听说事后訾对人说,“坡里这杆人不简单,非同小可!"我和程宗岳在事前还准备了一篇公函,其中厉举具政败坏,贪污腐化,苛捐杂税,土劣横行,


重租高利,民不聊生,并指名道姓举出实例,要求清陈罢免。还要求立即实行民选县长,改革县政等等。这些政治要求,明知办不到,但可以起到政治宜传作用。这个公函由韩建德面交訾先生。


      元宵节后,陆春元见收编不成,教案不得解决,加之张宗昌催逼,便请求派遣正规军武力进剿。节后不几天张宗昌派来装备有钢炮、迫击炮、机关枪的邢旅来到阴谷。形势一天一天地紧张起来,大战有一触即发之势。


四、大风夜里撤出
孤立的教堂据点,被围已二十多天。所请南军北进毫无动静。鲁西南的大杆子头薛传峰的匪军,声称要北上,实际仍在曹、濮及豫北滑县一带,尚无北进模样。杨耕心同志、王筱湖同志以及宋厉华同志的任务是在外联系外田武装,收缴地方枪枝,扩大我们的政治军事影响。杨耕心同志在大年夜晚以给韩建德拜年为名,发动村内外若干贫苦农民首先收缴了九都杨地富们的十几支枪。但他父亲杨兰亭知后,认为他给本村惹祸招灾,把他禁闭起来,使我们失去了一个得力的臂膀。王筱湖、宋厉华同志等虽也掌握附近村庄一些红枪会及武装群众,但因为教堂外圆被官军隔断,也难以应援。张宗昌的邢旅来聊城,增强了陆春元的力量,进则势在必行。我们拿教堂这几个洋人作人质,使陆春元有所顾忌,但决战的局面是定了的。再说王朝聚、曹万年联系进来的“红枪会”员,成员都是些农民,虽已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此时也不免思想动摇,急于想回家种地。综观形势,我们人少势弱,孤立无援,教堂虽说坚固,也难以持久。因此,根据我们早已拟定的决策,准备拉出去打游击,在南北军阀混战中,再乘机发展。?


      元宵节后,官军进逼步步加紧。四、五天后,邢旅进驻东南一个小村子,不时以火炮、机枪向教堂射击,有时一天连续进攻数次,弟兄们伤亡日见增多。一次我到寨墙上观察,一颗炮弹从头顶飞过,轰然声就炸毁了垛口。又有一天上午,炮弹击中了我们议事楼上的墙壁,炸开几条大裂缝,幸未伤人。在一个大风天夜晚,黄沙漫天,对面看不见人。那位南方师爷特地跑来对程宗岳、韩建德、王朝聚还有我说:“我占了一卦,今天撤出大吉。”我们几个人都是不迷信的,微笑着没有作声。不过,在大风夜撤出,倒是个好时机。我们撤出决心已定,只待韩建德下令了。王朝聚口快,说:“当年瓦岗寨也有这着, 我这个程咬金也坐不了几天,拉出去就拉出去吧!先拉到大名府,那儿我还有不少杆子枪呢。”参谋长程宗岳从他烟铺上立起,手里拿着烟枪,用力一挥说:“今晚从寨北撤出去!”可惜这个具体日期我想不起来了。


      教堂的地势是东、南、西三方都有小村子,靠近教堂寨子,只有北面是-片平川没有村落。敌人不敢从北面攻击我们,总是从东南方凭借村落民房的掩护,一步一步地過近我们。我们为了安全撤出,做了这样的部署:将洋人绑在马上,老弱的先走,前边派出得力的尖兵稳步前进。另派- 小部较
强的战斗部队,乘黑夜出寨,向东南方向出击,喊声要大,枪声要紧。同时还准备了几只洋铁筒,放进鞭炮,燃着乒乓作响,与枪声混在一起,表示我们在大举反攻。平时,敌人是白天进攻,晚上很少进犯。这次我们发动佯攻,是为了迷惑敌人,掩护我们撒走。敌人知道我们无力进攻他们,未做怎样还击,我们就在这样佯攻的掩护下,大队人马从寨北撤走了。


        起义军连夜向西北急行,午夜过了堂邑,到达冠县县境。在途中,韩建德下马拉着我和聂子政同志说:“看来我们是要长期打游击了。”他又笑着说:“你俩是不惯拉杆子的,跟着我们都不方便,起不到多大作用,你们回去先向聊城党机关作个报告,看下一步怎么办。”我们紧紧握手,互道保重作别。我和子政趁夜折回,赶至天亮到了堂邑,中午转到聊城。到姚家园子去找赵以政同志。他一家都搬走了,没能找到。我俩暂时各自回家,等弄清各方面的情况,再做打算。后来,党组织通知凡参加坡里暴动的同志,各自离开原地。我便和杨耕心同志一起随同逃往关外的难民转到了东。


      后来听说韩建德从冠县继续西撒,到达大名一带。当时直隶督办褚玉璞接到张宗昌的电报,对韩建德进行两面夹击,起义军被打垮。坡里暴动遂告失败。


坡里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在鲁西北却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多少年来,始终为鲁西北群众所称颂。我现在依然想念当时参加坡里暴动的同志们十分缅怀先烈们的高风亮节!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阳谷!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010-61744588 传真:商务合作QQ45177403 邮箱:union#ccoo.cn
地址:昌平区北七家宏福11号院创意空间 邮编:102209
Copyright © 2004-2021 地方门户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